小說族 > 重生都市狂少 > 第一千二百零四章:星河之畔

第一千二百零四章:星河之畔

        第1204章    星河之畔

        張安不想要庸庸碌碌的活下去,即便是不能修道,他仍然想要一個燦爛的未來。

        當張恒知道他的想法后,沉默了許久,然后點了點頭,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只要你不修道,你會擁有你想要的一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自今日開始,張安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前的他,縱然嘴上拒絕,但是心里,對于修行,仍然是羨慕的,向往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現在,他放下了心中的執念,好像真的不在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人的勸說,換來的不再是他的沉默,而是隨意的,不在乎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漸漸的沒有再勸了,因為他們發現,張安是真的不愿意修行。

        雖然不愿意修行,但是他卻踏上了一條別的道路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是普通人之中的佼佼者。

        高考狀元。

        張安戴著大紅花,出現在千家萬戶的電視里的時候。

        別人眼中不是羨慕,而是惋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明明可以成為一個大修行者的啊,可是卻偏偏,想當一個普通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隨著張安漸漸的出名,他的事跡,被很多人知曉。

        永遠的全校第一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優秀的學生干部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及那讓無數人扼腕嘆息的修行天賦。

        二十五歲那年,張安從政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僅僅是一個合格的公務員,更是一個家,科學家,音樂家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涉獵的范圍很廣,似乎所有能夠去學習的,他都會去學習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寫的,全球暢銷,他的音樂,被無數人追捧,他的一場鋼琴表演,能夠有無數人愿意為他掏腰包,他研究出的基因優化液,能夠些許的改善修行資質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是一個全才,一個真正意義上的絕世天才。

        四十歲那年的時候,已經沒有人再說張安是一個明明能夠修行,卻選擇拒絕的傻子了,因為他已經做到了普通人之中的極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履歷光鮮,在四十歲的時候,便成為華夏舉足輕重的一方總督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這,僅僅是他的一個頭銜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十五年的時間,他又在原本的愛好接觸上,開發出了許多,他成為越來越多行業里那最耀眼的那一顆明珠,他仿佛有著永遠也消耗不干凈的精力,他有著讓全球都贊嘆的天賦。

        這種天賦,并不只是修行,他真的做到了除了修行之外的極致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很多修行者,都知道了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 也有人因為他的耀眼,而產生了別樣的心思,只是他們還未曾靠近,便直接被抹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沒有人知道,祖星上最強大的存在,無數人稱頌的張仙師,是張安的父親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有那么一天,一個美麗的女子,從云端落下,她看著那個站在高臺上演講的中年身影,眼里涌出了兩行淚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他,我終于找到他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想要上前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緊接著,就被攔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能見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張恒冷冷的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為什么?他是我的孩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丁思凡怒視,她絲毫不畏懼,因為她此刻只是一個母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哪個母親,會把自己的孩子,煉制成一個怨靈……”張恒問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錯了,我已經知道錯了,我悔恨了無數個日日夜夜,我所求不多,我只想見見他,抱抱他……”丁思凡沉默了,然后,緩緩的蹲下,無助的哭泣了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知道,自己沒有資格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她只是想要見一見他,抱一抱他,這是她最后的奢望,難道這都不行嗎?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能見他,你的出現,會勾起他最痛苦的回憶,會讓他的怨根復蘇。”張恒沉默了少許,緩緩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怨根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丁思凡難過了很久,選擇了離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這么多年了,她變了很多,絲毫沒有先前的瘋狂。

        二十年后,張安六十歲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選擇退休,頤養天年。

        這一天,丁思凡又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放心,我只是最后看他一眼,今天之后,我就要離開祖星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丁思凡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選擇去星河之外的世界?你可知道,那里充滿了兇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張恒有些詫異。

        祖星,現在充滿了秩序和文明的痕跡,大概是最安全的地方了,大多數修行者,并不愿意離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兇險對我來說,是一件好事,因為那會讓我忘記,愧疚與悔恨,或許死了,對于我而言,是一種解脫。”丁思凡笑著,說道:“師尊會和我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果真只是看了張安一眼,然后便離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望著她的背影,張恒心中的恨意,卻是也悄然消散,前塵往事,終究化作一聲嘆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又是十年。

        張安到了彌留之際。

        七十歲,算不上高壽,但是卻已經不錯。

        臨終之前,他拉著張恒的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爸,你果然是個修行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不是傻子,自己活了七十,便到了盡頭,可是自己的父親,卻仍然健在,無病無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張恒承認了這件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以告訴我,為什么不能讓我修道了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張安一笑,他并不糾結此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張恒將所有的事情,都講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原來,我只是一個怨靈,我是母親用來報復的工具,我說我為什么,有的時候會做噩夢……”張安嘆息著,閉上了自己的眼睛,嘴唇囁喏著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爸,你是對的,我不該修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的神魂走出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一縷最后的怨氣,徹底的散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張恒一揮手,送他進入了輪回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他站在原地,停留了許久,邁出了一步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步之后,他的蒼老,一掃而空,重新變得風華正茂了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 江紅鯉,洛依然等眾女走了出來,她們默默的站在張恒的背后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們很清楚,這七十年來,張恒為了張安,付出了多少的心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還有一件心事,當它解決后,我們便離開祖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張恒深吸一口氣,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前往了很遠的地方,為的是尋找一朵相似的花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那遼闊的海邊,一個白衣女孩正在漫步。

        張恒降臨,找到了他,心中有些黯然。

        過去了將近百年,李念薇的殘魂終于轉世了,獨孤勝尋找到了她,將她的位置告訴了張恒。

        張恒與她是第一次見面,卻發現,白衣女孩除了長得和李念薇一樣,只是多了些稚嫩外,神魂的氣息已經完全不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    張恒問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嘻嘻,我叫云朵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衣女孩看著張恒,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哥,為什么看到你,我會覺得很親切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因為我身上,有你的故人氣息。”張恒伸出手,說道:“你愿意做我的弟子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弟子?好啊。”少女天真的答應,她很稚嫩,很單純,只有十六七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張恒拉住了她的手,帶著她離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本來只打算收木靈一個弟子,但是現在卻改變了主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因為他不想讓李念薇這個奇女子就這么凋零,他打算引導云朵朵走上修行之路,她的資質很好,或許有一天,機緣巧合,能夠覺醒前世的記憶。

        牽著云朵朵的張恒,找到了眾女。

        云朵朵很開心,因為有許多漂亮的大姐姐,并且對他極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們要走了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江紅鯉問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祖星雖然好,但是卻太過于安逸,留在這里,我們沒有上升的空間,我答應過黃帝,有朝一日,會去三十三天尋他……”張恒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只要我們在一起,無論去哪里,都好。”江紅鯉笑著依偎,說道:“只是,你就這么離去了,作為祖星上最大勢力的逍遙谷,就要失去他們的祖師爺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誰說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獨孤勝鬼吼鬼叫著跑了出來,在他身后,領著一大票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們早就知道你小子要溜,沒說的,你休想甩開我們,去哪里,咱都得跟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張恒看著獨孤勝帶的人,有些無語。

        竟然是現在逍遙谷天賦最好,最強的一批。

        這是要干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難道要打算再建一個逍遙谷嗎?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們要再建一個逍遙谷,把逍遙谷的分店開到大千世界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獨孤勝喊著口號,還真的有這個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 張恒無奈的摸了摸鼻子,只好帶上了他們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他們來到了星河。

        這一條燦爛的星河,阻礙了無數人,但是對于祖星修士,卻并無障礙,只要想走,盡管可以通過。

        對于所有人來說,這都是一個新奇的體驗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們穿過了星河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看到了一個女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咦,那不是神女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獨孤勝發現了星河之畔,站著的一個絕世女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張恒確定,那真是姚子禾,早在百年前,她就去尋找自己的哥哥了,按理來說應該已經尋到,為何現在會出現在這里?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張,還不去打招呼?”獨孤勝擠眉弄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去吧。”江紅鯉挑了挑眉,眼里有些玩味。

        張恒皺了皺眉,卻是上前,一步步的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姚子禾抬起頭,看著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,哥哥找到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張恒問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找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姚子禾點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么你為何還在這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張恒不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等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姚子禾展顏一笑,素來清冷的神女,這一笑,驚艷了整個星河。

  http://www.qffohs.tw/shu/46812/25779767.html

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www.qffohs.tw。小說族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iaoshuozu.com
排三选号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