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說族 > 妖臨大地 > 第十七章 逃

第十七章 逃

        下午,寧少陽哪里都沒有去,就在自己家的院子里面做著一些清理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過幾天太浩門就要停止測試,選出要招收的那些弟子帶回門派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這之前,他要將自己的家給收拾好。

        這院子雖然很破敗,但也是他自己的家,以后學藝回來,大概還是要住在這里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該收拾的還是要收拾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一些并不值錢,但是對他很重要的遺物,他也要收好,甚至要藏好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擔心自己離開之后,這個家就會被附近的人給洗劫一空。

        該藏好的東西就要藏好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還挑選了幾件看起來不是那么破舊的衣服,又進行了一次清洗,準備帶著去門派。

        雖然他也知道這樣的穿著,進入到門派之后會比較寒酸,可是,這已經是他能夠挑出來的最好的衣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這座城池倒也是有賣衣服的,也有做衣服的裁縫,但是對他而言,那些都太過奢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偶爾能夠吃得起一頓肉,不表示他能夠買得起新的衣服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能夠穿著那破舊的衣服,離開這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日暮的時候,他正在曬衣服,突然間聽到了一陣馬蹄聲急急的朝他這邊過來。

        緊接著砰的一聲,他這座院子的門就被撞開了,一匹棗紅色的馬沖撞了進來。

        寧少陽抬眼看去,現坐在馬上的人是陳纖纖。

        很是詫異,問道:“你來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趕緊跟我走吧。”陳纖纖從馬上跳了下來,對他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寧少陽疑惑的問道:“為什么要走?我現在已經被太浩門給錄取了,他們跟我說,過幾天就可以帶著我去門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門派的事暫時不要考慮了,你再不走,可能命都沒有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陳纖纖急匆匆的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為什么?”寧少陽大吃一驚。

        陳纖纖說道:“就是因為你要進入到修仙門派的事情,城主不想這件事情生,他要殺了你,時間就在今天晚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寧少陽一呆:“他為什么要這樣做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因為你爹就是被他害死的啊!”陳纖纖說道,“他怕你進入到修仙門派,有了很大的本事之后,找他報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寧少陽大驚,“我爹是被他害死的?我爹不是死于一場意外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現在沒時間跟你多說了,你趕緊跟我走吧,”陳纖纖急著說道,“等會兒城門關閉,想走都走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怎么知道這件事情的?”寧少陽問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陳纖纖急著說道:“現在沒時間跟你解釋,到了安全的地方,我再跟你詳細的說。你趕緊上馬吧,我們兩個一起騎著這匹馬離開,再遲就來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寧少陽騎上了馬,說道:“這件事情我可不可以跟太浩門過來的人說?我有著他們門派中一位大人物的玉佩,我跟他們說這件事情,他們應該可以保護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想什么呢?”陳纖纖急著說道,“門派的那三個人,晚上就住在城主府,你去跟他們說,那不是上門送死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在寧少陽上馬之后,她也翻上了馬背,就坐在寧少陽身后,對他說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修仙不修仙沒有那么重要,現在活命要緊,我們趕緊逃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們?”

        寧少陽一愣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也要跟著我一起走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想再待在這里了,”陳纖纖道,“我已經從家里帶了一些錢出來,去了別的地方我們還可以好好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坐好之后,雙腳一碰,座下的那匹馬就往院子外奔出。

        這是一匹良馬,搭載他們兩個人并不成問題。

        出了院子之后,他們往城東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城西是不可以去的,那里就是一片死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寧少陽十歲之前騎過馬,雖然那個時候只是在大人的監護之下騎著玩,已經有幾年的時間沒有騎過馬,但是也知道一些基本的操作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只手提著馬韁,一只手提著馬鞭,揮了幾鞭,很快就讓那匹馬的度快了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 事情來得太倉促了,他頭腦里面還是有一些混亂,不過大概的意思他倒是理明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概就是城主不希望他進入到太浩門,要在他進入到太浩門之前殺了他,而陳纖纖過來給他報信,要跟著他一起浪跡天涯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縱馬揚鞭,心中還是有一些不確定,問身后的陳纖纖:“你真的要跟我一起浪跡天涯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都已經坐在你后面了,難道你還不相信嗎?”陳纖纖坐在他后面,緊緊的抱著他的腰,有一些氣苦的說道:“還是你不愿意帶著我走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當然愿意。”寧少陽連忙說道,“我就是怕你跟著我會受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怕苦,”陳纖纖道,“我不想嫁給那個壞人的小兒子,那才是最大的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這匹馬跑得快了,陳纖纖坐在寧少陽的后面,只有緊緊的抱住他,才能夠保證自己不會被甩下來。

        因為只有一付馬蹬,寧少陽坐在前面,自然就踩進了那馬蹬里面,陳纖纖沒得踩,坐得就沒有那么的穩定,當然要抱緊寧少陽。

        兩個人共乘一騎,在街道上狂奔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跑了沒多遠的距離,陳纖纖身子就一僵:“前面有城主府的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看到城主府那幾個人的時候,城主府的那幾個人也看到了他們,愣了一下,就往這邊奔了過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回頭!往南邊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陳纖纖連忙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寧少陽趕緊調轉馬頭,竄進了最近的一條小巷,往城南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城東不可去的情況下,城南離這里是最近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個人要逃走,趕緊報給城主!”

        城主府的那幾個人都沒有騎馬,知道追趕不上,趕緊去城主府報信。

        還有人認出了坐在寧少陽身后的陳纖纖:

        “陳稷的女兒也在那里,這件事情也要告訴城主!”

        蔡啟明很快就知道了這件事情,大是憤怒,一邊派人趕緊去追,一邊派一個心腹手下去陳家問陳稷是什么意思:

        “寧清德的事情,他就沒有份嗎?難道讓寧家那個小子進入到了門派,對他有什么好處?為什么讓他女兒來做這樣的事情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自己不能夠親自過去,因為他還要在這邊陪著太浩門過來的特使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他已經派了一支十多人的騎兵隊伍,以最快的度往城南追去,務必要將寧少陽斬殺。

        本來沒有理由的,現在已經有了一個很好的理由——拐帶良家婦女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了這個理由,他甚至不用擔心太浩門的特使責難于他。

  http://www.qffohs.tw/shu/47361/26252038.html

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www.qffohs.tw。小說族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iaoshuozu.com
排三选号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