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說族 > 三國之白馬公孫續 > 第7章 熏蒸法救人

第7章 熏蒸法救人

        回到了公孫府,公孫續對救人之事只字未提,就連徐榮沒有多說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侯氏還想安慰一下自己的愛子,那曾想剛剛回到府中,公孫續便將自己鎖在了屋內,一直到晚膳之時,才伸著懶腰打著哈欠出現在侯氏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娘親安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看著神色自若的公孫續,到了嘴邊的話,又被侯氏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涿縣,作為涿郡的治所,在整個幽州來說也算是較大的縣城。公孫續白日里救人的事,已經開始瘋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這種事情一傳十,十傳百,難免有夸大的時候,但是看著大家都振振有詞,由不得你不相信。

        華燈初上,作為前任涿郡太守的劉和,皺著眉頭一言不。一日滴水未進的他已經疲態顯露。

        上蒼總是非常的殘酷,他那苦命的孫女,眼看就要活不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是沒有想過尋找黃巾道的教眾,但是身為皇室宗親的他絕不能帶這個頭。

        身旁妻兒的哭泣聲已經是讓他十分的煩躁,就在這時,跟隨自己多年,中心耿耿的管家帶來了一條好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爺,今日城內傳出有神醫出現,就連黃巾道人都救不活的人居然被救活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面容憔悴的劉和聞言,頓時來了精神,不過轉瞬之間又消失在臉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神醫不神醫的,除了華佗華神醫,通通都是騙子!”劉和揮了揮手,他壓根就不相信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派人尋找華佗有些時日了,若是在找不到,自己的寶貝孫女就真的沒有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爺,老奴打聽過,這位神醫不是別人,正是右北平太守公孫瓚之子公孫續!”老管家依舊沒有放棄,弓著身子繼續說著。

        聞言的劉和微微皺眉,公孫瓚是自己一手提把起來的,貌似他那兒子與自己孫女年紀相仿,如此年紀怎么成為神醫?

        “休要道聽途說!”劉和真的有些怒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奴怎敢亂言,時才詢問了被救之人后方才返回!”老管家跪倒在地,語氣鏗鏘有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待在劉府十幾年了,他對這個家已經有了很深的感情。

        看著老管家出神了半天,劉和緩緩開口:“果真如此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千真萬確!”

        老管家堅定的語氣,由不得劉和不信!

        從目前的情況看來,有一絲希望總比沒有希望要強很多。

        糾結一陣之后,劉和決定親自前往,便道:“備車,老夫親自上門請神醫!”

        冬日里的涿縣異常的寒冷,除過大戶人家府門燈火通明之外,尋常百姓早已安睡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日生的事情太多,公孫續有些輾轉難眠,一直捧著自己那本無字天書用心的拜讀著。

        對于這個生活了六年的別院,公孫續已經有了感情,今日送走師傅李彥,他并沒有搬走,而是繼續留在這里,包括自己的侍衛徐榮也住在此處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響起,門外傳來了徐榮的聲音,“公子,夫人有請,說是有貴客到訪!”

        聞言的公孫續不敢怠慢,深夜貴客來訪一定是有要事。可仔細想想,莫不是自己的父親公孫瓚出事了?

        可按照歷史的記載,管子城之戰并不是在這個時間段啊?思來想去,公孫續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來,而后便急匆匆的向著正堂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剛剛進入正堂,公孫續便現堂內高座之人他認識,一個是自己的母親侯氏,另一個就是一手提拔公孫瓚的老太守劉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見過娘親!見過劉爺爺!”公孫續進門便拜,對于劉爺爺這個稱呼,劉和很是享用。

        聞言的劉和哈哈一笑道:“嗯,數月未見續兒又壯實了不少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劉爺爺深夜來訪想必是有要事,莫不是爹爹他?”公孫續試探性的問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聞言的劉和眉頭一皺,這事他還真不好出口,就在猶豫之際,侯氏也有些慌神了!

        “呃…并非伯圭,而是我那孫女!”現了侯氏露出焦急的神色,劉和急忙開口解釋。

        公孫續長處一口,還好歷史的走向沒有生變化!

        接下來的半柱香時間里,劉和將自己孫女和城中的傳言說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對此公孫續也是無可奈何,不過劉和對公孫家有恩,他也不能拒絕不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娘親,救人要緊,待孩兒回來后在解釋不遲!”

        匆匆告別了劉氏,公孫續帶著徐榮跟隨劉和而去,一路上又細細的問了問病人的情況,公孫續的心中多少有了些底氣。

        病倒不是什么絕癥,只是湯藥無法從口中灌入罷了!

        思緒間,馬車已經到達了劉府。與公孫府比起來,劉府大的不是一丁點,皇室宗親的身份可不是他們公孫家可以比擬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進了劉府,公孫續未做停留,匆匆看了病人,望聞問切一樣不落,最后還施以銀針,方才放下心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劉爺爺,事情緊急,某就直言不諱了!”來到了正堂,公孫續已經想到了辦法,這還是從后世的電視劇學來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立刻派人按方抓藥三幅,而后準備銅洗三個,火盆三個!”公孫續一遍按照記憶中《天平要術》的方法開著藥方,一邊說著。

        停下筆,將藥方遞給劉和繼續說道:“準備竹床一副,需將小姐衣物除凈,置于竹床之上。再講銅洗灌滿水倒入草藥,火盆置于其下,使用熏蒸之法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口氣說完許多,劉和的臉色有些微變,公孫續意識到不對急忙補充道:“安排丫鬟去做便可,天亮之后小姐便可蘇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熏蒸法有無用處,公孫續不知道。從理論上來講,應該不會有差,現在的情況,他也只能死馬當作活馬醫,一切都看造化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安排妥當,剩下的事就不是公孫續操心的了。今日生的事情太多,他這苦練了六年的身子也有些困乏。

        迷迷糊糊中,公孫續被一陣驚呼聲驚醒!

        “生何事?”揉了揉朦朧的睡眼,公孫續開口問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續兒真乃神醫,老夫那孫女醒了!”不帶徐榮打探,劉和那激動的聲音已經傳了過來。

        公孫續長出一口氣,好在自己成功了,否者他還真不知道該怎么脫身。

        言辭拒絕了劉和命人取來的金銀之物,公孫續帶著徐平離開了劉府。

        望著離去的背影,劉和捋著胡須言到:“此子定非池中物!”

        這樣的評價,公孫續是沒有聽到,他更沒有想到,身為皇室宗親的劉和,居然因為這件事而聯合涿郡一眾官員,為其舉了孝廉,當然這一切都是后話了。

  http://www.qffohs.tw/shu/47389/26251678.html

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www.qffohs.tw。小說族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iaoshuozu.com
排三选号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