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說族 > 造化之王 > 第3010章 依法度(兄弟們父親節快樂)

第3010章 依法度(兄弟們父親節快樂)

        當五位師兄師姐愕然以對、面面相覷的時候,葉真才突然現,五仙宗的這五位師兄,強則強矣,頭腦也都很清醒,但是在政治這一方面,卻又慢了半拍。

        沒錯,葉真將這個定性為政治!

        拋除葉真的本身的圖謀不說,其實葉真加入五仙宗,做他們的小師弟從事情本質上而講,就是一場政治交易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這五位師兄師姐,這會竟然只考慮代師收徒,沒考慮過葉真入五仙宗之后,如何安置葉真!

        這會葉真提出來,才現這是一個巨大的難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讓葉真進入五宗之中的任一一宗,參與管理,明顯不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五人的任何一人,都不愿意葉真加入其它宗。

        無論葉真加入哪一宗,都代表著五仙宗內部力量的重新洗牌,會讓加入的那一宗一宗獨大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,誰也不會歡迎葉真加入他們各自的宗屬。

        原因也很簡單,葉真有力量,又如此強勢,無論入哪一宗,肯定要爭實權的,還不是一般的爭,會大大的削弱他們的對本宗的掌控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他們代師收徒之后,葉真就有了與他們在宗內分庭抗禮的名義,說不定會將加入那一宗一分為二。

        這種情況下,符蘇、冷守天、令暹、連墨、莊寧冰五人有些不知所措了,都不知道如何安排葉真。

        五人私底下神魂傳音,交流良久,也沒交流出個結果來。

        誰都不愿意其它宗借葉真之力壯大,誰又都不愿意給強勢無比的葉真分權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沒辦法安排葉真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話又說回來了,以葉真的身份地位和實力,他們五個代師收徒之后,讓葉真加入五仙宗之后,給葉真一個虛名,他們則享受葉真加入五仙宗的各種影響和好處,想想都覺的不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這下,五人都有些不淡定了,這事兒,不好解決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過,這數萬年也不是白活的,大師兄符蘇笑了笑,就看向了葉真,“葉師弟,不知道你屬意什么職司?

        又或者,葉師弟在加入我五仙宗之后,是想做什么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轉了一圈,師兄弟五人又將這個難題拋給了葉真。

        葉真既然主動提出這件事,想來是有想法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雖然代師收徒的儀式還沒搞,但師弟這稱呼,已然熱絡的叫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無它,五仙宗內外,誰也無法拒絕葉真這個大周鎮國公、北海三郡之主、祖神殿火靈殿殿主、天下第一名將、手掌北海龍君印璽的隱形北海之主的巨大好處。

        這時候,二師兄冷守天亦開口了,“若是葉師弟有意在我五仙宗內新開一宗,也不是不可以,人力物資我們都可以支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這是早早的拉攏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新開一宗,這是他們方才商議中,唯一有可能接受的一個方案。

        新開一宗,表面上葉真可以與他們分庭抗禮,但實際上,新開一宗,葉真這邊又沒有完整的功法,一切都需要初建,反倒不會對他們形成威脅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時二師兄冷守天直接提出來示好,是想堅定將葉真綁在與他大師兄符蘇的陣營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過,葉真卻是直接了當的拒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新開一宗?”

        葉真搖了搖頭,“謝謝冷師兄的好意,我是真沒這個想法。新開一宗,事務千頭萬緒,我現在壓根沒有那么多的時間跟精力。

        最重要的是,我手里并沒有完整的武道傳承可以新開一宗。

        再者,我要是新開一宗,那五仙宗豈不是要改名六仙宗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葉真這話,讓符蘇、冷守天、令暹、連墨、莊寧冰等暗中生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實對他們而言,什么五仙宗六仙宗七仙宗,都無所謂,他們真正的宗門是玄機道門,讓葉真無法立宗的,倒是前兩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想新開一宗,那葉師弟到底想做何職司?”師姐莊寧冰問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葉真笑了笑,沖著五人拱了拱手,“敢問諸位師兄、師姐,我五仙宗如今內部弟子管束,獎罰,是何情況?”

        聞言,符蘇五人瞬息一驚,立時就意識到,葉真竟然是沖著這一項大權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個個驚訝之余,暗道葉真這廝胃口真大。

        竟然想直接插手五仙宗的弟子管理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過想歸想,大師兄符蘇還是老實回答了目前五仙宗的情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五仙宗各宗內部設執法使者一名,下管轄執法弟子百名,分理各宗弟子事務。若有懸而不決之事,則上報宗主處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符蘇話音剛落地,久未開口的六師兄連墨就道,“我五仙宗執法使者一事,已經運轉數萬年,五仙宗存續壯大到現在,執法使者與弟子功不可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連墨這是看到了葉真欲染指宗門內執法一事,所以早早的表明五仙宗內部的執法使者制度是非常好的,間接的告訴葉真,這么好的執法使者制作,五仙宗是不會改變的,你就別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這基本上是早早的拒絕了葉真想染指執法權力的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葉真倒是不急,微微一笑,沖著幾人問道,“這么說來,五仙宗各宗俱有執法使者與弟子分而管之。那么師弟我有一事不明,想請幾位師兄師姐解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師弟請問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各宗分而管之,這沒問題,那么五宗弟子之間呢問題呢。比如幽神宗的弟子和命元宗的弟子私斗?又或者奉命外出時明山宗的弟子不聽其它宗頭領弟子的號令呢,如何處置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說沒有!五仙宗數十萬弟子,猶如鍋碗瓢盆在一起只會叮當作響一樣,各宗之間,肯定有類似的沖突,而且肯定不少!

        敢問幾位師兄師姐,這種事,五仙宗內部是如何處置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五人皆面有難色。

        因為葉真的話,問到了點子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各宗之間的沖突,一直是五仙宗內部的問題源泉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以說,五宗之間內斗成派系,也與此有著極大的關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這沖問題有,但是我五仙宗內亦早有制度解決。若是涉及到兩宗甚至多宗弟子,非各宗內部執法弟子可以解決的情況下,將上報給輪值大宗主處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人皆有私欲,如何保證輪值大宗主一定公平公正呢?若有人不服輪值大宗主的處置呢,或者?值大宗主處置不下去的事情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連墨被葉真問的神情一滯,“五宗宗主,都是我們考察良久,信得過的弟子,應該可以做到公平公正!

        至于輪值大宗主處置不了,又或者有不服者,可以五宗共議,甚至是報上給我們五位師兄弟,由我們五人商議處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若是輪值大宗主或者五宗宗主犯了大錯呢,如何處置?”

        連墨神情再次一滯,“這個......將由我們師兄弟五人協同處置,若有不服者,上告到我們這里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五位師兄是普通的五仙宗的弟子能夠聯系上的嗎?別說是普通的弟子,就是五仙宗的道境,恐怕也無法見到五位師兄師姐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連墨默然,已然無言以對,沒法回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因為葉真已經點到了五仙宗最大的問題上,這堪稱是五仙宗的死穴!

        輪值大宗主若沒有偏袒,那壓根不可能!

        人非圣賢,孰能無情!

        是人,就有親疏!

        處置事務時,自然就有偏頗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所謂的上報給五位宗主或者是五位太上處置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多數情況下,也是和稀泥。

        各有派系,誰也不愿意自家弟子吃虧,爭論半天,最后就只能和稀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隱患與對立,也就此埋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事實上,不論是符蘇、冷守天、令暹、連墨、莊寧冰五人,還有五位宗主,都早就意識到了這一點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意識歸意識,各宗又只能維護自家弟子的利益,就成了一個惡性循環,誰也無法解決。

        葉真卻是趁此時朗朗而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在師弟我看來,冶理一宗如冶理一郡,亦如治理一國,先要做的,就是賞罰要明,賞罰要公!

        若是賞罰不明不公,那么弟子必然離心離德,內斗不已,宗門別說是展,恐怕宗門實力也會日益消耗在內斗當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師弟我認為,五仙宗當前要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賞罰要公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么按葉師弟的意思,若是葉師弟掌握了賞罰一事,賞罰就能公嘍?

        誰能保證葉師弟執掌賞罰時能夠做到公公正正,不偏不倚?”三師兄令暹反問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葉真一拱手,卻是稱贊道,“令師兄所言有理,即便是師弟我執掌賞罰,無也法保證做到公公正正,不偏不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等眾人開口,葉真卻又道,“但若由師弟來執掌賞罰,必先明法度,明法度之后,師弟我就可以依法而執行賞罰,而按宗門法度執法,可能無法做事事公公正正,但事事卻能依宗門法度而定,不會摻雜個人感情,有所偏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符蘇、冷守天、莊寧冰都陷入沉思,哪怕是之前反對葉真的令暹與連墨,也俱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    依法度而執賞罰,葉真所說的,似乎很有道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敢問師弟,這五仙宗宗門法度,由出自何人之手?”莊寧冰問出了一個非常關鍵的問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這宗門法度,自然要出自五師師兄師姐之手,當由五位師兄師姐共同議定審核沒有意見之后,再由師弟我來執行!”

  http://www.qffohs.tw/shu/4790/26247570.html

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www.qffohs.tw。小說族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iaoshuozu.com
排三选号图